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想立刻,马上,将她嵌入身体里,好好感觉着她的温暖,感觉她的存在,感觉她的每次浅浅的呼吸和细微的啜泣。

    身下的人儿迅速软在他的火热怀抱中,迷离着双眸,任他予取予求,晶莹的口津沿着嘴角和光洁的脖项划下,那雪/团上两抹殷红悄然挺立绽放,伴随着雪丘起伏而摇曳生姿。

    她在他耳畔咕哝着发出娇/弱无助的呻/吟。

    览冥用最快的速度除开腰上汗巾,一膝跪上床榻,托住她腰臀重重一摁,怒目的龙王分疆开土,戳/挺而入泥泞花沟中。

    她柔若无骨的身躯骤然紧绷如满月,被异物闯入的不适令她蹙眉发出低呼,自醒来便混沌灰蒙的眸子因这丝丝辣痛而彻底清明。

    她五指深深掐住他肩头,长睫抖簌,哧着气开了口:

    “你是谁?!”

    宛若一盆冷水兜头泼下,览冥顿住身躯,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,缓缓蹙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当他从她身体里全面撤出时,她不假掩饰地发出娇媚的呻吟,直待被他用外袍裹住身躯,才晕红着脸,懵懵懂懂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叫览冥。”他坐在她身旁,尽量平伏心绪,柔着眼神,轻言细语,唯恐惊吓着身旁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珍宝。

    “览冥。”她小声地重复一遍,在他听来却宛若天籁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?”他温柔地询问。

    她茫然地抬眸,想了想,愈发茫然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叫做卫弋。”他执起她的手,用手指在她手心一笔一画写出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她耸着肩膀巧笑倩兮,挣扎着缩回手,“好痒呀~”

    览冥无奈,揉着她的头发,又唯恐力道太重吓着她,却见她忽然凑过来,一脸好奇地问:

    “你刚刚在做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所指为何。

    她跪直身躯,倾过来,舌尖微吐,在他脸上和嘴角蟹似地舔了舔,迎着览冥暗流涌动的金眸,再次询问:“你刚刚像这样,是做什么?”她忽然想起什么,偷偷向后挪了挪,手紧紧揪着外袍,眼底泛起一丝惧怕。

    览冥额头青筋略浮,强抑冲动,和声道:“我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览冥给人的感觉太值得依赖和信任,卫弋偏了偏头,喃声询问:“你不是要吃我?”

    览冥额头溢出一滴压抑的汗珠,艰难点头,想到她直觉反应是吃东西,又问:“肚子饿不饿?”

    这次卫弋点头如捣鼓。

    钟山并无谷粟草果,但览冥神尊一声令下,天界仙桃琼浆,卫弋要什么有什么。看着卫弋抱着果子一个接一个啃得津津有味,除了投胎轮回那几千年,向来不饮不食的览冥神尊亦胃口大动,就着卫弋的手,轻轻咬了一口,兀自品味着,又探舌舔去她唇上的果汁,暗中品较一番,发现还是果汁令他稍有食欲。

    览冥神尊如是三番从她嘴里偷食,给卫弋姑娘造成了深深的困扰。

    “你饿吗?”卫弋好姑娘慷慨地递给烛龙大大一枚甜果。

    览冥神尊刚刚婉言谢绝,却又在她嘴角舔了两口。

    卫弋姑娘如临大敌,扔开果子,“蹭”声就要往旁边钻,孰料烛龙大大手长脚长,察觉她的离开,竟不自觉合臂揽住,将她拽回身旁。

    卫弋姑娘吓坏了,拼命挣扎起来。烛龙大大也发现事有不妥,不敢再用蛮力,只得松了怀抱,堪堪令她无法脱离自己掌控,尽量保持距离,小心翼翼哄着: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啪!”卫弋姑娘手上的果子如雨点向烛龙大大砸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想把我喂饱了再吃我,我才不会束手就擒,坐以待毙!”卫弋姑娘浑身汗毛倒竖,小野猫似地挠着烛龙大大。

    烛龙大大哭笑不得,耐着性子好言劝解了大半个时辰,卫弋姑娘才将信将疑地问: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你舔我不是尝味道……而是亲近?”

    览冥好脾气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亲近我!”卫弋姑娘指出这个解释中最为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览冥神尊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他与卫弋亲近,仿佛与生俱来,而天机镜自天地初开便归属烛龙管辖,谁也没有质疑过她跟在他身边的天经地义。从未跟她提及名分,倒是他疏忽了。

    他选择用最恰当,也最简单的方法来解释:“我是你的夫君,你是我的娘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