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>()<>

    李恣握着钢笔记录的手指顿了顿,他有些意外,按照他原本的猜想来看,主人格能够拥有上一世的记忆并不是没有可能,而且这还是两个人格融合所必须经过的漫长过程。︾樂︾文︾小︾说|但是这个记忆融合的过程必将十分缓慢,因为就目前来看,两个人格的思想是不一致的,且还互相排斥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没有感觉错误,他真的记忆有所复苏的话,只能说明他对第二人格的排斥开始减弱了。”李恣转着笔。

    夏之衍怔了下,说道:“他现在还否认他们是一个人,不过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钻牛角尖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的迹象。”李恣分析道:“这个点很重要,说到底关键还在于他的心理问题,他如果能够真正意识到他们是一个人的话,那时候问题就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格融合的必要条件,就是记忆互通。

    如果这一世的薛疏能够一点点想起来上一世的事情,那么他就能认知到他和上一世的他其实没什么区别,只不过经历了两段人生而已。而上一世的薛疏从一开始,就拥有少年的他的记忆,他现在无法随意地掌控身体,是因为他和主人格尚未完全融合。

    可是,即便是不同的人生轨道,某些写在骨子里的基因是不可能改变的,一个人成长到一定岁数时,可能会否定过去的自己,但无论怎么否定,都不可能把一个人的十五岁和二十七岁当成两个人看待。

    夏之衍也并不着急,反正还有的是时间。等到薛疏自己彻底想通,或者要等两三年,五六年,但是他觉得没有关系。反正无论如何,他也不可能喜欢上一个人的这一面,就不喜欢这个人的另一面。

    他和薛疏现在已经走到了这一步,可以说再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了。除非薛疏有一天先要离开他了,但是夏之衍觉得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李恣那边离开后,夏之衍就开车去取了戒指。戒指的款式很简单,没有镶嵌任何东西。夏之衍没什么设计观念,但是第一眼看到这对戒指,就觉得很好看。他用深红色的锦盒装起来,揣进了裤兜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提前一天回来的,薛疏还不知道他回来了。中午薛疏照例打电话过来问他吃饭没有,夏之衍正好站在家门口,掏钥匙开门。

    那边薛疏听到开门的声音,就问:“你开什么房间的门,是回酒店吗?”

    夏之衍把行李扔在玄关那里,脱鞋进屋,往沙发上一躺,笑着说:“是啊,上午跑了个通告,中午让小刘送我回酒店休息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安全。”薛疏道:“小心有粉丝追着跑到酒店,看你脱衣服。”

    话没说两句,薛疏已经把自己给酸到了。他猛然发现夏之衍的粉丝有很多自己没有的照片,夏之衍参加采访或者节目的时候,很多应援的粉丝会扛着大炮凑上去猛拍。这几天夏之衍外出跑宣传,从粉丝手里流传出来的机场照、路透没有几百张也有好几十张。

    这几天薛疏想人想得要命,又不能飞过去把人抓回来,只能关上办公室的门,在手机后面刷微博,看夏之衍今天穿了什么,又是什么造型,又在宣传上说了什么机灵话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穿的黑色大衣,里边儿一件皮夹克是不是?”薛疏问。

    夏之衍低头看了眼自己刚脱下来挂在一边的黑色大衣,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从你粉丝拍出来的路透看到的。”薛疏竭力不酸溜溜的,但是忍不住:“我这活得还不如你粉丝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夏之衍顿时笑了,一本正经地说:“我又不会和粉丝抱在一起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薛疏脸红红的,捂了下手机,才继续若无其事地说:“我看你宣传时候和上台的粉丝拥抱,抱得挺开心的,你还公主抱一个一百六十多斤的阿姨粉丝。”

    夏之衍说:“我都不记得她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薛疏有点儿开心,抱着电话不松手。

    夏之衍又问:“你记得你公司女员工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薛疏卡了下壳,他好歹也去了公司有大半年了,说不记得任何一个女员工的名字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记得很多女员工的名字了。”夏之衍敲了敲手机,嘴角的笑意几乎掩饰不住:“回来跪搓衣板。”

    薛疏耳根有点红,他简直觉得恨不得现在就买块搓衣板冲到夏之衍身边。

    “明天几点的飞机?我去接你。”薛疏说。

    夏之衍胡诌了个下午四点的时间,然后又和薛疏说了两句话,笑着把电话给挂了。

    挂完电话,他冲了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