唇角漾着幸福的笑,叶疏影抱着他的身子,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麝香和沐浴过后的清香,心里暖暖的,这个时候她才发现,原来她一直都这么爱他,这种感觉真的特别,是旁人不会给她的独有感觉。

    手指无意间触摸到他光-裸的后背,指尖传来凉凉的感觉,立即仰头问他:"你洗凉水澡?"

    易熙宸讪讪的点了下头,看着她近在咫尺的小脸,不由咽了口唾沫,他真的很想扑倒她啊,可是他不能吓着她,毕竟他们才刚复合!

    叶疏影立即生气的捏着他的皮肤,心疼的骂道:"你想死啊,你伤口还没好,干嘛洗冷水啊?"

    "没事,抱着你就不冷了!"说着,圈着她手臂的力道又紧了几分,脑袋凑在叶疏影脖颈间重重的吸了口她身上的气息,脖子上痒痒的,叶疏影忍不住笑出来,笑的花枝招展,易熙宸笑看着她,视线无意间瞥到她衣服下包裹的酥-胸,看得眼睛都发直了,怀中温香软玉,他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起了变化,开始发僵发热起来,尤其是身下,肿胀的厉害,让他难以自持!

    脑海里想到一月前在日本的那晚,她躺在自己身下的样子,身体的欲望更加强烈了几分,叶疏影顺着他的视线看下去,发现他看着自己的胸,立即羞赧的伸手挡住,不敢抬头看他。他也太明目张胆了吧,竟然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那儿!

    易熙宸不自然的别开视线,放佛下了很大的勇气才磕巴的说:"疏影,我,我想——"

    此时,如果叶疏影再猜不到他话里的意思,她就是白目了,只见她给他拉了下身上那层薄被,脸红的跟苹果似的,说:"你不是说要睡觉么?快睡吧!"

    "这么抱着你我睡不着!"好不容易才跟她在一起,他哪里舍得闭眼。bsb。

    听着他孩子气的话,叶疏影扑哧一声笑出来,起身道:"那我先出去,你一个人在这儿睡!"

    易熙宸脸色一黑,惩罚似的伸手拽住她的手臂,将她一拉,叶疏影成功的倒在床上,而他则倾身压上去,笑看着她紧张的脸庞,"你走了,我更睡不着!"

    不敢看他的身子,叶疏影将头一偏,羞赧的说:"那你想怎么样?"

    易熙宸失笑的咧嘴轻笑,握着她柔软的小手一路往下,来到自己身下叫嚣的某处,暧昧的看着她,手心传来灼热的感觉,硬硬的,叶疏影如碰到烫手山芋般迅速拿开手,可易熙宸却强势的让她覆上自己身下昂扬处,在她耳畔低语道:"知道我想干什么了吗?"

    叶疏影咬着下唇,羞涩的不肯开口,她真的发觉易熙宸变了,变得色-情了好多!感受着掌心的热度,叶疏影放佛感觉到了他生命的力量,心里竟然也对那种事隐隐的期待,天,她是不是也变了!

    "疏影,可以吗?"易熙宸极力压抑着身体叫嚣的欲-望,嗓音低哑的厉害,这么近距离的跟他在一起,他浓烈的男性气息笼罩着她,叶疏影一颗心咚咚直跳着不敢看他,他在征求自己的意见,而不是一味的占有,哪怕到了这个时候,他都尊重自己的意志,这让她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"疏影,可以吗?"易熙宸又问了一遍,叶疏影缓缓的扭头,害羞的对上他染了欲-望的眼睛,咬着下唇小幅度的点了点头,她想吧,反正他们是要结婚的,这种事她应该习惯,而且,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这么亲密接触了!

    被爱冲昏头脑的叶疏影竟忘记了自己现在在易家的别墅,亦忘记了现在是白天,易熙宸看着她点了头,心内狂喜,受到了莫大的鼓舞,激动的忘乎所以,心里盈满了幸福的喜悦,长指轻轻褪下她的衣裙,看着她凝白的肌肤和玲珑的身躯,密集的吻跟着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厨房传来馥郁的菜肴香味,安雅萱望了眼旋转楼梯上方,不禁轻笑,这时,易天行从外面进来,看着安雅萱脸上掩不住的笑意,不禁好奇的问她今天有什么喜事,安雅萱拉着他坐下,接过女佣递过来的茶水给他,笑说:"熙宸今天回来了!"933八八49

    "哦?这小子舍得回来了?"易天行一脸的轻松笑着,喝了口茶水,笑问:"他现在在哪儿?去公司了?"

    "没有,现在在楼上呢!下午跟疏影一起回来的,到现在都没下来!".[棉花糖]

    易天行眼睛一亮,猜测的问:"你的意思是,他们两个一直都在上面?"这小子,未免太猴急了点儿吧!

    安雅萱笑着点点头,"天行,哪天去陆家一趟,商议一下俩孩子的婚事吧!疏影在叶家生活了二十三年,也和叶家商量一下!"

    "行,晚饭的时候跟熙宸说说!"

    这时,管家走过来,说晚餐准备好了,安雅萱看了眼时间,起身道:"我去叫熙宸下来吃饭!"
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